行業資訊

風險初現 典當怎么止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更新時間:2016-06-02 10:53:10  作者:王菁菁  信息來源:中國商報•典當融資導報  

    當前,有關典當訴訟的案件呈現日益增多的趨勢,止損成為了行業普遍關心的話題。有意思的是,對于止損的做法和影響以及在當中典當行該不該讓步,不同的人從不同角度出發,有著不同聲音。無論如何,止損的根本目的是為了改變,經驗人士對此又有哪些好的建議?
有適度讓步
    潘建倫(湖北典當研究人士):典當行的止損,我認為應該要從兩個層面理解:一個是從業務層面去止損;另一個是從管理、運營的層面去止損。
    先說第一個層面。當有業務出現違約時,典當行對于借款人就要摸清楚,違約是因為外界的原因致使還款無能為力,還是本身惡意的違約,抑或是對抵押物的處置不配合。在這種情況下,典當行需要保持一個大的原則,即能收多少是多少,采取一種適度的妥協與讓步可能會更好。
    而對于企業層面的止損,假如一家典當公司沒有新的業務,催收成為當務之急,那么節流也是止損的一個做法。該收縮的、精簡的,經營者都要去考慮。
    最近我跟不少相關人士——有業內人,也有與典當融資行業密切聯系的人交流過,從他們反饋的數據來看,目前典當行出現違約的情況很嚴重,初步預計出現壞賬損失的業務占比是一個不低的數字,有人預計在20%左右,但我估計要遠遠高于這個數字。目前市場還沒有出現明顯的好轉跡象,這其中最關鍵的問題是出現壞賬的業務里面,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客戶主觀的問題,很可能是他自己的生意出了狀況,根本有心無力還款。這跟整個經濟狀況是有密切關聯的,如果客戶都沒辦法玩轉自己的行業,那么他怎么可能去還錢?這就跟互相咬合的齒輪一樣,做金融還是要實體經濟做支撐。
    再者,做典當本身就擁有風險度很高的客戶和業務。特別是當經濟下行壓力不減時,典當行的窘況顯然是難以一時改變的。我看到有消息稱,相對于國有企業的投資而言,當前民間投資出現了急劇萎縮。這是因為在實體經濟里面,民營企業往往對市場風險更為敏感,一旦發現市場不好,他們會很果斷地做出動作,比如減少投資或不投資、堅決收縮等,這些都會影響類似于典當這樣一些融資行業的生存。
不贊成一味妥協
    趙榮(上海資深典當從業者):典當行的止損,基本上是在業務發生逾期的時候就要開始有所動作了。最為常見也最為實際的方式是盡可能地與客戶協商。如果不能,通過走法律的流程、在法院的協調下來處理,當然也是一種辦法,但我個人是不贊成典當行在這個時候對息費、違約金等一味讓步的。
    舉個例子,有的典當行在接受業務的時候,就已經給出了比較優惠的息費,比如在2%左右;發生逾期后為了止損,將息費標準再降到1%、1.5%左右,確實會讓行業太被動。典當行的放款是有成本在里面的,包括資金成本、時間成本、人力成本等等。在商言商,如果沒有一定的息費回報,典當經營者為什么要把資金投入到借貸關系中被占用呢?除非是遇到法院判決典當行的部分息費不受保護的情況,否則對于自身的權益,典當行應該要去極力維護,而不是抱著要回一點是一點的心態,這樣做也是不縱容社會違約成本降低的一種表現。
應該要未雨綢繆
    張益田(北京融資市場分析人士):談到止損的話題,我個人認為更應該做好的是貸款期間的控制。要知道,對于客戶做出讓利是一個概念,控制客戶質量又是另一個概念。也就是說,不見得在你讓利后,客戶質量就會變好,或者讓利了就能吸引來質量好的客戶,這兩者之間并沒有如此聯系。
    說白了,止損應該是一種未雨綢繆,所指范圍也不僅限于只是考慮如何追款。在當前典當經營普遍愈發難做的背景之下,可否打開思路,通過別的合作方式來開發客戶,這也是止損的一種方式。比如據我所知,當前就有典當行跟一些中介機構合作——由對方介紹來客戶,典當負責放款,中介從中獲取一定提成。而對于典當行來說,無論是找上門來的業務,還是被其他機構介紹來的業務,審核的標準、流程都是一樣的。甚至有典當行操作這樣的合作幾年下來,沒有因此打過官司,更值得一提的是,所介紹來的客戶在與典當行打過一次交道后,往往容易成為“回頭客”。在現有經營環境下調整思路,這也是一種止損的表現。  當前,有關典當訴訟的案件呈現日益增多的趨勢,止損成為了行業普遍關心的話題。有意思的是,對于止損的做法和影響以及在當中典當行該不該讓步,不同的人從不同角度出發,有著不同聲音。無論如何,止損的根本目的是為了改變,經驗人士對此又有哪些好的建議?
有適度讓步
    潘建倫(湖北典當研究人士):典當行的止損,我認為應該要從兩個層面理解:一個是從業務層面去止損;另一個是從管理、運營的層面去止損。
    先說第一個層面。當有業務出現違約時,典當行對于借款人就要摸清楚,違約是因為外界的原因致使還款無能為力,還是本身惡意的違約,抑或是對抵押物的處置不配合。在這種情況下,典當行需要保持一個大的原則,即能收多少是多少,采取一種適度的妥協與讓步可能會更好。
    而對于企業層面的止損,假如一家典當公司沒有新的業務,催收成為當務之急,那么節流也是止損的一個做法。該收縮的、精簡的,經營者都要去考慮。
    最近我跟不少相關人士——有業內人,也有與典當融資行業密切聯系的人交流過,從他們反饋的數據來看,目前典當行出現違約的情況很嚴重,初步預計出現壞賬損失的業務占比是一個不低的數字,有人預計在20%左右,但我估計要遠遠高于這個數字。目前市場還沒有出現明顯的好轉跡象,這其中最關鍵的問題是出現壞賬的業務里面,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客戶主觀的問題,很可能是他自己的生意出了狀況,根本有心無力還款。這跟整個經濟狀況是有密切關聯的,如果客戶都沒辦法玩轉自己的行業,那么他怎么可能去還錢?這就跟互相咬合的齒輪一樣,做金融還是要實體經濟做支撐。
    再者,做典當本身就擁有風險度很高的客戶和業務。特別是當經濟下行壓力不減時,典當行的窘況顯然是難以一時改變的。我看到有消息稱,相對于國有企業的投資而言,當前民間投資出現了急劇萎縮。這是因為在實體經濟里面,民營企業往往對市場風險更為敏感,一旦發現市場不好,他們會很果斷地做出動作,比如減少投資或不投資、堅決收縮等,這些都會影響類似于典當這樣一些融資行業的生存。
不贊成一味妥協
    趙榮(上海資深典當從業者):典當行的止損,基本上是在業務發生逾期的時候就要開始有所動作了。最為常見也最為實際的方式是盡可能地與客戶協商。如果不能,通過走法律的流程、在法院的協調下來處理,當然也是一種辦法,但我個人是不贊成典當行在這個時候對息費、違約金等一味讓步的。
    舉個例子,有的典當行在接受業務的時候,就已經給出了比較優惠的息費,比如在2%左右;發生逾期后為了止損,將息費標準再降到1%、1.5%左右,確實會讓行業太被動。典當行的放款是有成本在里面的,包括資金成本、時間成本、人力成本等等。在商言商,如果沒有一定的息費回報,典當經營者為什么要把資金投入到借貸關系中被占用呢?除非是遇到法院判決典當行的部分息費不受保護的情況,否則對于自身的權益,典當行應該要去極力維護,而不是抱著要回一點是一點的心態,這樣做也是不縱容社會違約成本降低的一種表現。
應該要未雨綢繆
    張益田(北京融資市場分析人士):談到止損的話題,我個人認為更應該做好的是貸款期間的控制。要知道,對于客戶做出讓利是一個概念,控制客戶質量又是另一個概念。也就是說,不見得在你讓利后,客戶質量就會變好,或者讓利了就能吸引來質量好的客戶,這兩者之間并沒有如此聯系。
    說白了,止損應該是一種未雨綢繆,所指范圍也不僅限于只是考慮如何追款。在當前典當經營普遍愈發難做的背景之下,可否打開思路,通過別的合作方式來開發客戶,這也是止損的一種方式。比如據我所知,當前就有典當行跟一些中介機構合作——由對方介紹來客戶,典當負責放款,中介從中獲取一定提成。而對于典當行來說,無論是找上門來的業務,還是被其他機構介紹來的業務,審核的標準、流程都是一樣的。甚至有典當行操作這樣的合作幾年下來,沒有因此打過官司,更值得一提的是,所介紹來的客戶在與典當行打過一次交道后,往往容易成為“回頭客”。在現有經營環境下調整思路,這也是一種止損的表現。當前,有關典當訴訟的案件呈現日益增多的趨勢,止損成為了行業普遍關心的話題。有意思的是,對于止損的做法和影響以及在當中典當行該不該讓步,不同的人從不同角度出發,有著不同聲音。無論如何,止損的根本目的是為了改變,經驗人士對此又有哪些好的建議?
有適度讓步
    潘建倫(湖北典當研究人士):典當行的止損,我認為應該要從兩個層面理解:一個是從業務層面去止損;另一個是從管理、運營的層面去止損。
    先說第一個層面。當有業務出現違約時,典當行對于借款人就要摸清楚,違約是因為外界的原因致使還款無能為力,還是本身惡意的違約,抑或是對抵押物的處置不配合。在這種情況下,典當行需要保持一個大的原則,即能收多少是多少,采取一種適度的妥協與讓步可能會更好。
    而對于企業層面的止損,假如一家典當公司沒有新的業務,催收成為當務之急,那么節流也是止損的一個做法。該收縮的、精簡的,經營者都要去考慮。
    最近我跟不少相關人士——有業內人,也有與典當融資行業密切聯系的人交流過,從他們反饋的數據來看,目前典當行出現違約的情況很嚴重,初步預計出現壞賬損失的業務占比是一個不低的數字,有人預計在20%左右,但我估計要遠遠高于這個數字。目前市場還沒有出現明顯的好轉跡象,這其中最關鍵的問題是出現壞賬的業務里面,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客戶主觀的問題,很可能是他自己的生意出了狀況,根本有心無力還款。這跟整個經濟狀況是有密切關聯的,如果客戶都沒辦法玩轉自己的行業,那么他怎么可能去還錢?這就跟互相咬合的齒輪一樣,做金融還是要實體經濟做支撐。
    再者,做典當本身就擁有風險度很高的客戶和業務。特別是當經濟下行壓力不減時,典當行的窘況顯然是難以一時改變的。我看到有消息稱,相對于國有企業的投資而言,當前民間投資出現了急劇萎縮。這是因為在實體經濟里面,民營企業往往對市場風險更為敏感,一旦發現市場不好,他們會很果斷地做出動作,比如減少投資或不投資、堅決收縮等,這些都會影響類似于典當這樣一些融資行業的生存。
不贊成一味妥協
    趙榮(上海資深典當從業者):典當行的止損,基本上是在業務發生逾期的時候就要開始有所動作了。最為常見也最為實際的方式是盡可能地與客戶協商。如果不能,通過走法律的流程、在法院的協調下來處理,當然也是一種辦法,但我個人是不贊成典當行在這個時候對息費、違約金等一味讓步的。
    舉個例子,有的典當行在接受業務的時候,就已經給出了比較優惠的息費,比如在2%左右;發生逾期后為了止損,將息費標準再降到1%、1.5%左右,確實會讓行業太被動。典當行的放款是有成本在里面的,包括資金成本、時間成本、人力成本等等。在商言商,如果沒有一定的息費回報,典當經營者為什么要把資金投入到借貸關系中被占用呢?除非是遇到法院判決典當行的部分息費不受保護的情況,否則對于自身的權益,典當行應該要去極力維護,而不是抱著要回一點是一點的心態,這樣做也是不縱容社會違約成本降低的一種表現。
應該要未雨綢繆
    張益田(北京融資市場分析人士):談到止損的話題,我個人認為更應該做好的是貸款期間的控制。要知道,對于客戶做出讓利是一個概念,控制客戶質量又是另一個概念。也就是說,不見得在你讓利后,客戶質量就會變好,或者讓利了就能吸引來質量好的客戶,這兩者之間并沒有如此聯系。
    說白了,止損應該是一種未雨綢繆,所指范圍也不僅限于只是考慮如何追款。在當前典當經營普遍愈發難做的背景之下,可否打開思路,通過別的合作方式來開發客戶,這也是止損的一種方式。比如據我所知,當前就有典當行跟一些中介機構合作——由對方介紹來客戶,典當負責放款,中介從中獲取一定提成。而對于典當行來說,無論是找上門來的業務,還是被其他機構介紹來的業務,審核的標準、流程都是一樣的。甚至有典當行操作這樣的合作幾年下來,沒有因此打過官司,更值得一提的是,所介紹來的客戶在與典當行打過一次交道后,往往容易成為“回頭客”。在現有經營環境下調整思路,這也是一種止損的表現。  當前,有關典當訴訟的案件呈現日益增多的趨勢,止損成為了行業普遍關心的話題。有意思的是,對于止損的做法和影響以及在當中典當行該不該讓步,不同的人從不同角度出發,有著不同聲音。無論如何,止損的根本目的是為了改變,經驗人士對此又有哪些好的建議?
有適度讓步
    潘建倫(湖北典當研究人士):典當行的止損,我認為應該要從兩個層面理解:一個是從業務層面去止損;另一個是從管理、運營的層面去止損。
    先說第一個層面。當有業務出現違約時,典當行對于借款人就要摸清楚,違約是因為外界的原因致使還款無能為力,還是本身惡意的違約,抑或是對抵押物的處置不配合。在這種情況下,典當行需要保持一個大的原則,即能收多少是多少,采取一種適度的妥協與讓步可能會更好。
    而對于企業層面的止損,假如一家典當公司沒有新的業務,催收成為當務之急,那么節流也是止損的一個做法。該收縮的、精簡的,經營者都要去考慮。
    最近我跟不少相關人士——有業內人,也有與典當融資行業密切聯系的人交流過,從他們反饋的數據來看,目前典當行出現違約的情況很嚴重,初步預計出現壞賬損失的業務占比是一個不低的數字,有人預計在20%左右,但我估計要遠遠高于這個數字。目前市場還沒有出現明顯的好轉跡象,這其中最關鍵的問題是出現壞賬的業務里面,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客戶主觀的問題,很可能是他自己的生意出了狀況,根本有心無力還款。這跟整個經濟狀況是有密切關聯的,如果客戶都沒辦法玩轉自己的行業,那么他怎么可能去還錢?這就跟互相咬合的齒輪一樣,做金融還是要實體經濟做支撐。
    再者,做典當本身就擁有風險度很高的客戶和業務。特別是當經濟下行壓力不減時,典當行的窘況顯然是難以一時改變的。我看到有消息稱,相對于國有企業的投資而言,當前民間投資出現了急劇萎縮。這是因為在實體經濟里面,民營企業往往對市場風險更為敏感,一旦發現市場不好,他們會很果斷地做出動作,比如減少投資或不投資、堅決收縮等,這些都會影響類似于典當這樣一些融資行業的生存。
不贊成一味妥協
    趙榮(上海資深典當從業者):典當行的止損,基本上是在業務發生逾期的時候就要開始有所動作了。最為常見也最為實際的方式是盡可能地與客戶協商。如果不能,通過走法律的流程、在法院的協調下來處理,當然也是一種辦法,但我個人是不贊成典當行在這個時候對息費、違約金等一味讓步的。
    舉個例子,有的典當行在接受業務的時候,就已經給出了比較優惠的息費,比如在2%左右;發生逾期后為了止損,將息費標準再降到1%、1.5%左右,確實會讓行業太被動。典當行的放款是有成本在里面的,包括資金成本、時間成本、人力成本等等。在商言商,如果沒有一定的息費回報,典當經營者為什么要把資金投入到借貸關系中被占用呢?除非是遇到法院判決典當行的部分息費不受保護的情況,否則對于自身的權益,典當行應該要去極力維護,而不是抱著要回一點是一點的心態,這樣做也是不縱容社會違約成本降低的一種表現。
應該要未雨綢繆
    張益田(北京融資市場分析人士):談到止損的話題,我個人認為更應該做好的是貸款期間的控制。要知道,對于客戶做出讓利是一個概念,控制客戶質量又是另一個概念。也就是說,不見得在你讓利后,客戶質量就會變好,或者讓利了就能吸引來質量好的客戶,這兩者之間并沒有如此聯系。
    說白了,止損應該是一種未雨綢繆,所指范圍也不僅限于只是考慮如何追款。在當前典當經營普遍愈發難做的背景之下,可否打開思路,通過別的合作方式來開發客戶,這也是止損的一種方式。比如據我所知,當前就有典當行跟一些中介機構合作——由對方介紹來客戶,典當負責放款,中介從中獲取一定提成。而對于典當行來說,無論是找上門來的業務,還是被其他機構介紹來的業務,審核的標準、流程都是一樣的。甚至有典當行操作這樣的合作幾年下來,沒有因此打過官司,更值得一提的是,所介紹來的客戶在與典當行打過一次交道后,往往容易成為“回頭客”。在現有經營環境下調整思路,這也是一種止損的表現。

分享到:
點擊次數:  更新時間:2016-06-16 15:08:20  【打印此頁】  【關閉

新聞資訊

大玩家真人娱乐 远安县| 交城县| 和平区| 嘉荫县| 金平| 乐昌市| 什邡市| 明溪县| 屯留县| 天水市| 渝北区| 公安县| 庐江县| 年辖:市辖区| 沂水县| 会宁县| 大城县| 上思县| 贵南县| 措勤县| 鄂温| 新和县| 都匀市| 南皮县| 阿合奇县| 陇南市| 嘉善县| 莲花县| 格尔木市| 舞钢市| 昔阳县| 巴南区| 平顺县| 金川县| 石景山区| 冷水江市| 繁昌县| 温宿县| 天镇县| 北碚区| 临夏县| SHOW| 漯河市| 防城港市| 楚雄市| 南皮县| 东丰县| 英山县| 白河县| 河东区| 富川| 尼木县| 西吉县| 新田县| 柳林县| 馆陶县| 宝坻区| 喜德县| 宝清县| 蒙阴县| 新营市| 梧州市| 翼城县| 丹巴县| 疏勒县| 北流市| 平塘县| 宁武县| 滁州市| 涟水县| 彭山县| 滨海县| 西和县| 五寨县| 岳普湖县| 民权县| 镇巴县| 洛浦县| 涟源市| 哈巴河县| 新巴尔虎左旗| 綦江县| 平潭县| 湘潭县| 子洲县| 永福县| 甘南县| 清苑县| 马公市| 星子县| 邛崃市| 历史| 平泉县| 绥宁县| 溆浦县| 喜德县| 航空| 盐山县| 巧家县| 海安县| 定陶县| 阜阳市| 罗平县| 汕头市| 彭山县| 苏尼特右旗| 黔西| 桃园市| 乾安县| 黑龙江省| 诏安县| 临江市| 淳化县| 湛江市| 永和县| 当阳市| 浮梁县| 贵德县| 台东县| 黎平县| 长丰县| 大埔区| 潜山县| 辛集市| 利津县| 安陆市| 遵义市| 志丹县| 广昌县| 洮南市| 宜君县| 虎林市| 衢州市| 浦江县| 万全县| 集安市| 桐梓县|